黄大仙灵码:V神力推的以太坊2.0,發展的如何了?

  • 時間:
  • 瀏覽:43

黄大仙救世 www.prufq.com   編者按:本文來自碳鏈價值(ID:cc-value),作者:Matt Slipper & Dan Tsui,譯者:王澤龍,Odaily星球日報經授權轉載。

  

  以太坊2.0的成就可能是獨特的,但在由8+名研究人員和50+名開發人員緊急組成的研發工作中,其面對的挑戰是通常都會遇到的。通過更強有力的協調、標準化的流程、溝通良好的共享路線圖以及穩定的融資,以太坊2.0有所成效的日程會提速并,并將契合以太坊社區的預期。

  以太坊2.0相關的研發工作正在快速推進,其計劃于今年3月份發布信標鏈(beacon chain)測試網絡。然而,一系列協調方面的問題放緩了其推進與實現的速度。在本文中,我們總結了相關問題,并提出了能幫助解決這些問題的方案。

  以太坊2.0”是指一系列可以顯著改善以太坊區塊鏈性能的規范(specifications)。截至本文撰寫時刻,它是通過整合并改進兩項較早提出的規范來實現此功能的:“Casper”,它為以太坊引入了PoS機制;以及”分片“,它將交易劃分為數個由主鏈保障安全的“片”。這些”規范“為以太坊用戶帶來了以下好處:

  PoS機制免除了投資設備并消耗電力以保障區塊鏈安全的需要。進而,它通過顯著提高51%攻擊的成本以及減少依賴挖礦以保障安全的需求,改善了以太坊的終極特性.

  分片提升了以太坊網絡的TPS。

  為了明確以太坊2.0當前的狀態,我們采訪了致力于研究和實現它的相關人員。

  采訪方法

  我們通過視頻電話采訪了以下實現團隊:

  Nimbus

  Lodestar

  Artemis

  Lighthouse

  Prysm

  每個實現團隊都被問到了以下方面的問題:

  團隊狀態;

  開發狀態;

  路線圖;

  發布考量的因素;

  依賴因素;

  同其他實現團隊的比較;

  建議改進辦法。

  我們還通過電話采訪了丹尼.萊恩(Danny Ryan),他是以太坊基金會的核心研究員之一。

  現在, 我們將采訪結果呈現如下。

  實現團隊(implementation team)很投入,但是融資情況不容樂觀

  我們問了每個團隊他們放棄以及何種情況下將放棄開發的可能性。所有我們交流過的實現團隊都表態,只要資金足以支撐他們持續開發,他們愿全心投入以太坊2.0并見證它的到來。首先,實現團隊十分關心以太坊2.0的到來,并且樂于清除其面臨的障礙。具體來說,在問到這些團隊他們需要什么才會放棄以太坊2.0的開發時,我們收到了這樣的回答“我們愿意位置付出生命”(“We’d be dead before giving up”)以及“無論如何,我們都不會放棄開發”。然而,他們的熱忱并不足以抵消市場的現實。如果以太坊基金會的資金枯竭,或者較大的支持這些團隊的實體(如ConsenSys或者Status)取消對他們資金支持,那這些團隊就有可能被迫另謀出路了。

  研發規范(Spec)仍然混亂,但是在正在完善

  以太坊2.0的研發規范在過去一年中經歷了大量的混亂。據一位受訪者說,相關規范“自去年年中以來已經完全改變了”,并且由于相關問題被研究團隊發現和解決,它在經歷持續的、常態化的“療愈”(surgery)[譯者注:此處喻指以太坊2.0的研發規范變化無常]。規范的每一個方面都將改變。例如,最近重要數據結構的命名都被“緊急”(emergently)改變了,即研究者需要改變他們腦中個別的名字及其對應的數據結構,并據此改變相應的規范,但實現團隊并沒有考慮這樣的改變對實現以太坊2.0造成的影響。以問題#358為例,35個字段被重新命名,但Github的討論區并沒有收到實現者的任何反饋。這迫使實現團隊不得不重做其促成的規范變化的相關工作——這造成了大量的令人失望的情況、時間的浪費,某些情況下還會減少分配給以太坊2.0項目的資源。

  過去幾個周中有數個減少圍繞研發規范的混亂的、頗有潛力的進展。首先,據研究團隊,目前有一項工作正致力于對研發規范的具體領域進行劃分,以明晰哪些規范對實現團隊來說是足夠穩定的,哪些規范是仍然處于積極的研發當中的。第二,研究團隊相信“(研發規范的)變化正在慢下來”并且“深度改編”(deep reorgs)的情況現在也變得少了。同時,以太坊2.0研發中的文化轉變也正在發生:某個研發規范變化之于實現團隊的影響現在被視為新的規范提案的一部分。由于這些進展,實現團隊一致同意目前狀態下的規范是可實現的。

  實現團隊不對研究者說No

  大多數實現團隊并不否決研究者。他們說明了兩點理由:他們要么覺得沒有資格否決研究者,要么覺得成功否決的可能性太小,以至于不值得這樣做。這些感受因研究者描述其改變以太坊2.0規范的方式而得到強化:這些變化通常被描述為”顯然更好“以及“難以被否決”——尤其是考慮到提出進行這些改變的人的資質后。誠然有些研發規范只能有一小部分人定奪,但這種”研究排他性“(“research exclusivity”)目前擴展到了所有的研發規范以及整個以太坊2.0的實現計劃。

  不同團隊對以太坊2.0完成的定義

  所有我們交談過的實現者(Implementers)都在致力于3月份發布的測試網。該測試網絡看起來是怎樣的,其后將發生什么——不同團隊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例如,因為互操作協議規范(peer protocol specification)尚未被完全接受,發布日時不可能有測試網支持節點間的互操作。有些團隊將節點間的互操作性作為測試網發布的一個目標,然而有些團隊則并沒有。因此,很難清楚說明3月份發布的測試網將包含什么。

  測試網之后的事情變得愈發模糊。沒有哪個團隊能預計Phase 2——包含跨片(cross shard)以及以太坊虛擬機(EVM)的完整的以太坊2.0規范——將何時準備就緒(到能促成主網發布的程度)。因為一些團隊接受了開發信標鏈條的專項贊助資金,實現團隊可能需要額外的資金以完成相關規范的開發。

  最后,我們采訪的團隊中只有一個將用戶接受度作為其目標之一(具體來說,是有”100位抵押驗證者使用他們的軟件“)。其他團隊則各自聚焦于其所致力開發的規范。

  實現者尚不清楚以太坊2.0后將發生什么

  許多團隊表達了對成功達成以太坊2.0后各自事業的擔憂。沒有哪個團隊就如何在部署以太坊2.0后變現有清晰的答案,因此能否持續獲得使其存活的融資(尤其是如果以太坊價格持續下滑的話),是這些團隊的主要關心的問題之一。

  以太坊2.0缺乏領軍者

  從組織的視角來看,沒有一個人負責確保以太坊2.0的研發,同以太坊社區緊密相關。丹尼.萊恩部分地充當著這個角色。他認為自己是實現團隊與研究團隊間的橋梁,而他的努力也受到了高度的贊賞。然而實現團隊們同丹尼的接觸程度并不相同——有些團隊表示他們希望能更多地接觸丹尼。

  以太坊2.0的敘事由研發過程外的人把控

  想想詹姆斯.普雷斯特維奇(James Prestwich)的受歡迎的文章“當以太坊開發者對其充滿期待時,我們能夠期待什么呢”它包含了像這樣的的論斷:

  “我們為以太坊1X編寫的工具與合約,可能需要為ETH 2.0重新設計和編寫?!?/p>

  “Phase 1 并沒有什么有趣的東西。從根本上說,這是一個用于交聯的引導階段,也是碎片引用信標鏈的對稱機制。設計者似乎自信這些機制能有所作用?!?/p>

  “有趣的是,Phase 0的部署與研發規范的部署同時進行。即使在距離測試網絡發布不到三個月的時間,Phase 0 的研發規范也經常變化。這意味著未來以太坊2.0階段的開發時間也將經常變動。盡管樂觀主義者告訴我僅需要6個月的時間,但是很容易看到在Phase 0 進入測試階段后,Phase 1的開發花費了12-18個月的時間?!?/p>

  “[除了eWASM,EVM2,以及存儲空間租賃],我不知道還能在Phase 2中期待什么。它尚處于十分早期的研究階段,并且由許多主要的問題尚未解決??悸塹狡浞欽降墓娣逗涂⒔?,以及Phase 2相對于Phase 1的延展,Phase或難以在2020年前發布?;謊災?,盡管以太坊2.0可能在今年發布,但不要期待它能夠在2020年前支持資產轉移和智能合約?!?/p>

  “關于以太坊2.0的模型我們幾乎沒有什么信息。我們知道如果不犧牲擴容,其無法調用跨片合約。如果你在這里停止閱讀,我不會責怪你,因為Phase 4只有一個在腦中的路線圖及一些模糊的鏈接。一個顯而易見的結果是,以太坊2.0直到Phase 4時,才能為復雜的智能合約提供富有意義的擴容的好處。在那之前,希望與其他合約互操作的合約必須與分片共存,且受限于其速度和擴容性?!?/p>

  這些是開發者能夠預期的如何利用以太坊2.0的具體細節。該文章還包含關于研發規范的大量的細節,但是作為一個以太坊開發者,最切身相關的信息是該規范將如何影響其工作以及擴容性的改進何時可期。由實現團隊以及以太坊基金創辦的媒體,與之相反,他們傾向于關注研發規范的新的研究進展及其一些具體部分的完成情況??純匆韻碌撓蒔rysmatic寫的開發進度更新 #20的總結。

  最新研究

  Phase 0的驗證者客戶端的責任

  合并代碼,提出請求以及問題

  完成狀態轉換區塊處理的E2E測試

  完成狀態轉換Epoch處理整合/集成

  為驗證人存款合同實施存款監聽器實現

  實施者驗證者存款檢索

  接下來的工作

  以太坊信標鏈的幽靈叉選擇規則

  帶驗證器存款的信標鏈的全端到端測試

  將我們的Solidity合約貶低給Vyper

  創建信標鏈的事務池

  重構驗證程序客戶端

  驗證程序私鑰管理和其他機密

  Misc

  以太坊2.0實現者 電話會議 2019年1月17日

  發布關于以太坊2.0的博客

  影響以太坊“敘事”的因素——如它將何時達成,它將何時投入使用,開發者可以怎樣使用它——更多地是由普雷斯特維奇而非Prysmatic的文章呈現的,因為前者的信息同以太坊使用者的日常工作更直接相關。我們對以太坊2.0團隊在促進開發進程透明以及想要聚焦于技術性內容方面所做的努力表示贊賞。然而,如果沒有研究和實現團隊的人員對以太坊2.0何時就緒、它將是怎樣的這些內容,做出額外的說明,那么以太坊的敘事將繼續由外來者把控。這樣會使得正確的預期難以被樹立并存續。

  附注:一場以太坊社區成員的對話,將我們引向了一份由高水平的、EthHub制作的以太坊路線圖提綱。而官方的分片路線圖文檔,盡管有一定的指導性,但并沒有對想要知道每個階段的規范對其意義是怎樣的那些開發者有很大幫助。

  社區期待什么?

  目前,圍繞以太坊2.0何時發布以及它看起來將是怎樣的大概是這些:

  以太坊2.0即將到來,并很快會開放給公眾使用

  以太坊2.0的測試網將在3月份開始

  以太坊2.0將解決以太坊在擴展性方面的主要問題

  就我們同以太坊2.0的研究和實現團隊的訪談情況來看,dApp開發者要想真正使用以太坊2.0還需要至少一年半的時間。從我們的理解來看,每一階段可交付使用的產品如下所示:

  Phase 0:.信標鏈

  Phase 1:沒有虛擬機的分片

  Phase 2: 片上與跨片的虛擬機通訊(EVM Communications)

  對開發者來說,如果他們想要在以太坊2.0中取得同以太坊1.0中同樣水平的效用,phase 2 必須發布。

  進一步,以太坊2.0之后的階段的發布可能使得新的研究無效,或者重塑其路線圖。尚不清楚是否整個以太坊社區對此有所意識。社區所期待的和實際發布的產品之間的落差可能會實質性地損害其部署的作用——強化以太坊無法擴展的論斷,并進而使得新的開發者轉戰其他區塊鏈平臺。

  在設計推出時,實現者的意見是否得到了征詢?

  我們尚不清楚有多少實現者的意見,以及什么樣的意見進入了以太坊2.0每個階段的決策。盡管我們理解分階段部署的價值——例如., 它給了PoS這樣的新技術時間在準生產環境(quasi-environment)去“燃燒”[譯者注,這里是喻指在沒有實現者意見參與的情況下,項目自己去試錯]——但項目仍應堅持這樣的邏輯:負責實現項目每一階段的人首先應該是那些最有資格設計它們的人。這包含:某種技術設定的何時被引進的日程,以及每一階段被設定的實現日程。如果在過去實現者的意見沒有得到征詢,那么信標鏈的發布會是一個引入實現者,并使他們參與相關進程的好時候嗎?

  使丹尼.萊恩稱為官方的“以太坊2.0領導者” ,有助于以太坊2.0的實現嗎?

  以太坊的諸多不盡人如意之處都源于研究與實現團隊間缺乏協調。作為橫跨數年的計劃的一部分,該協議包含無數不同的需要被整合的要素。在丹尼.萊恩承擔起協調員的角色前,沒有一個人居間監督這種整合。丹尼早已證明其作為領導的價值。他的名字在采訪者間反復出現——作為后者想要多見一見的人,并且他在早期版本的研發規范上的努力展現了,他足夠有見識地作為一個研究者來監督該項目。

  明晰“領導”在這一語境下的含義很重要。我們使用“領導”意指這樣的一個人:

  負責確保以太坊2.0落地

  可觸及所有的實現團隊與研究者

  擁有否決權,可以在關鍵決策中打破僵局

  擁有委任的權力,以確保正確的人在做正確的事

  顯而易見這是一種中心化的控制。然而,考慮到其所充當的角色賦予丹尼本人官方領導的地位,可能確保整個項目順利整合,這似乎沒有什么不好的。

  將“產品語境”涵括進面向公眾的媒體

  考慮到以太坊2.0之于以太坊網絡成功的重要性,清楚地溝通將發布什么、何時發布以及如何準備是最重要的。為了使以太坊2.0團隊和研究者產出的媒體內容同社區更相關,并重掌以太坊2.0的敘事權,我們建議以新的公開文章清晰地闡明以下事項:

  最新的更新將怎樣影響開發者

  路線圖的改變可能怎樣影響以太坊2.0的時間線

  研究和產品中哪些地方可能出現混亂

  為持續融資提供一個清晰的路徑

  我們相信,激勵各路團隊對以太坊2.0的客戶端進行長期、持續的開發,對于它的成功發布至關重要。但持續融資的來源模糊不清且令人擔憂。如果以太坊基金會或者其他利益相關的主體聯合起來,將資金聚集在一起并提供明確的資金數額及時間線,這將消以太坊2.0發布后將圍繞它的憂慮——客戶端項目如何持續融資并開發新的功能。

  嚴格定義并執行正式的標準程序

  由于缺乏正式的標準化流程,其固有的執行規范的協調問題會進一步加劇。通過開發和發布規范,以太坊基金可以充當以太坊2.0事實上的標準制定機構。因此,定義一項研究從提案階段到正式實現階段的標準程序,可以進一步減少圍繞規范的混亂。有許多標準可以被以太坊基金會視為參考的例子,但我們推薦ECMA TC39標準程序的變體版本。我們的理由如下:

  TC39的程序是開放的,并且吸收了現代的開發實踐經驗,如開發者早已熟悉的在Github上提交請求

  TC39程序將驗收測試(acceptance tests)和參考實現(reference implementation)融入程序本身。

  TC39程序更易令人理解

  該程序支持以固定的節奏新增標準

  TC39程序的成功歷史悠久。歸功于TC39程序,JavaScript生態系統成功從10年的語言停滯中恢復過來。

  據Babel說,許多以太坊開發者出身于JavaScript背景,并因此早已熟悉TC39程序。

  我們建議以太坊2.0的開發至少引入TC39中”階段“(stages)的概念。對于不熟悉的TC39提案,從第0階段(稻草人)到第4階段(完成),然后在TC39成員年會上作為新標準被批準?;痔嵐傅慕錐問俏聳溝靡環萏嵐改芄懷曬Ψ⒉嫉慕碳惹邐?。進一步,因為從一個階段到另一個階段都要求有向量測試(test vectors)與參考實現,研究者與實現者間被鼓勵多進行對話。盡管一位實現者可能不夠格去評論某項算法的具體細節,但是他們可能夠格去評論該種算法如何實現。在TC39程序下,研究和實現進程都將被要求從階段3轉換到階段4。

  以太坊2.0的成就可能是獨特的,但在由8+名研究人員和50+名開發人員緊急組成的研發工作中,其面對的挑戰是通常都會遇到的。通過更強有力的協調、標準化的流程、溝通良好的共享路線圖以及穩定的融資,以太坊2.0有所成效的日程會提速并,并將契合以太坊社區的預期。

  我們已經見證了這一加速進程發生的開端。在去年12月,Vitalik給予了Prysmatic、Lighthouse以及Lodestar團隊1000以太幣的獎勵。另一接觸的以太坊投資者追隨Vitalik,給予了Prymatic 2800枚以太幣,幫助Preston Van Loon 離開谷歌并全職投入到以太坊2.0的開發工作中,我們期待更好的結果。我們一同all in 以太坊2.0。

  本文創作團隊對以太坊2.0的價值

  本文主要由Kyokan的Matt Slipper和Dan Tsui完成,Moloch DAO與Ameen Soleimani個人對本文的研究工作給予了資金上的支持。

  Kyokan是一家位于舊金山灣區的區塊鏈”本土“軟件咨詢公司。在過去,我們同MetaMask,SpankChain,Cosmos,Dfinity以及Uniswap建立過工作聯系。此外,我們還收到了以太坊基金的贊助,用于搭建實現Plasma MVP,后者正在準備主網上線。我們的團隊成員都有著為卓越客戶和企業提供技術、軟件服務的豐富經驗。

  Moloch是一家贈款促成的DAO/公會,同時也是一個自發激勵聯盟(voluntary incentive alignment)的激進實驗,其目的是克服“公地悲劇”(tragedy of the commons)。具體來說,我們的目標是加速以太坊公共基礎設施的開發,許多團隊都需要它,但又不愿意在其上花錢。通過匯集我們的以太幣和ERC20代幣,以太坊投資者和基于以太坊的團隊可以共同資助我們認為符合我們共同利益的開源工作。

  在Moloch等各方的資助下,Kyokan將通過以下方式為ETH 2.0項目提供支持:

  制作類似本文的報告和分析,以向社區通告以太坊2.0的進程

  評估以太坊2.0內部的研發進展成效

  幫助發展需要的組織化結構

  幫助協調不同團隊間的標準

  幫助計劃發展路線圖

  提供發布產品的協調幫助并為產品發布準備客戶端

  幫助進行開發者的招募

  Moloch則致力于通過以下方式為以太坊2.0提供支持:

  為以太坊2.0提供額外的資金支持

  為關鍵人員的招聘提供資金支持,以提供跨團隊的支持

  為開源工具提供資金支持,以幫助以太坊2.0的開發

猜你喜歡